主页 > 历史咨询 > 小说:为娶心爱之人,他做了一件事,成为一生悔恨与伤痛_情感频
小说:为娶心爱之人,他做了一件事,成为一生悔恨与伤痛_情感频

少女嘻嘻哈哈的调笑声,从院中传来,却在打开房门的一瞬儿,戛然而止。

“亏得小姐机智,才能化险为夷。”鹂鸣说着,伸手抚了抚郁亦薇脊背,安慰道:“大小姐这回做得对!对赵氏母女不应该总是一味退让,该教训就不能心软!”

斜阳钻过窗棂,投射在绣功精美、典雅的白玉兰屏风之上。

说起来,郁亦薇在这间房中,也仅住过三年光景。

而母亲从小就立誓,要嫁一位一生只娶一妻的夫君。她本可以不嫁,却为了那一瞬间的悸动,违背自己誓言,嫁给了才貌双全的状元郎。虽为正室,却委屈求全过完短暂一生。

郁亦薇三岁时,母亲难产而亡。临死前,她那双秀丽眼眸中,满是对女儿的不舍与忧虑。

父亲为娶母亲,将不喜欢甚至有点厌恶的贵妾娶回家。身居高位,也受制于他人,早早失去心爱之人。‘

郁禾不是不明白,可 感情这种事谁又说得清?

“鹂鸣,你说得对!一味忍让并不是长久之计,作恶之人应让她自食其果!”

她望着记忆中,熟悉的房间陈设,再一次感受到重生的真实。

重生前,自小在宫中长大,见惯宫人间尔虞我诈的鹂鸣,经常如此提醒郁亦薇。

白岚苑是郁亦薇在相府的住处,自她出嫁离家,就再也没有回到过这间闺房。

鹂鸣为她梳着青丝,轻轻言道:“二小姐这回可是丢脸,瞒是瞒不过相爷的!”

父亲郁禾,出身寒门,人却极其聪慧。十八岁那年,高中科举榜首。如此年轻的金科状元,西周史无前例,皇帝又是刚刚登基的新帝,与郁禾年龄相仿,待他十分亲厚。

郁亦薇未施粉黛,青丝披肩,身着一身月白色衣裙从屏风后走出,坐于窗下铜镜前。

郁禾尚未婚配,尊了圣旨,在这些贵胄千金中挑选一位妻子。

“哈哈??????”

冷静到可怕的语调,让鹂鸣心中一震,她的大小姐似乎和以往不同了。

那日情形,不管过多少年,郁亦薇都不会忘记。她心中抽痛,这才意识到,自己已是泪流满面。

世上之事,总难两全。

若不是十四岁那年,郁亦薇没有为孟城暮,执意出宫回丞相府居住,她会不会比现在快乐?

重生前,郁亦薇常常想,父亲这辈子做出最硬气的事,怕就是力排众议娶母亲为正室。

鹂鸣被吓一跳,自持端庄的郁亦薇从未这般失态。又见面前人,消瘦的脊梁微微发颤,她只道郁亦薇是为刚才之事后怕。

他一眼相中的姑娘,只是一位落魄贵族家的嫡女,闺名芷若。人若一株空谷幽兰,让郁禾一眼望去,就再也移不开眼。

郁亦薇两名贴身侍女,燕喜与鹂鸣并肩走来。

“事情都办妥了?”郁亦薇淡淡道。

铜镜中,映出鹂鸣恬静、姣好的面庞。郁亦薇霎时面色凝重,若不随自己出宫,安安稳稳待在皇宫,又怎会被山匪糟蹋,落得跳崖自尽的结局?

皇帝意图明显,他对郁禾寄予厚望,希望其通过联姻巩固自身地位,从而委以重任。

鹂鸣本是皇后宫中的小宫女,嬷嬷见她年少持重,便派到郁亦薇身边伺候,可谓是相伴着一同长大。主仆二人感情深厚,郁亦薇出宫,也只带她一人回相府。

“她活该!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!”燕喜边骂边挽起袖子,去收拾郁亦薇沐浴更衣后的杂物。

同一年,皇帝大婚选秀,西周所有名门淑女聚集一堂。

郁亦薇愧疚难安,转身抱住鹂鸣,将脸紧贴她腰腹。感受到对方温暖体温,郁亦薇心神安宁不少,并暗暗发誓,重活一世,定要好好护她们周全!

鹂鸣与燕喜皆是为她,才会死于非命,而这一切也都源于自己的任性。

可她总不以为然,只觉自己是正室嫡女,不应与小妾女儿一般见识。也正是这份可笑的清高,让郁亦薇一步一步沦为对方的棋子,葬送自己幸福不说,还害了身边最亲近的人。

想纳芷若为正室,必须同时迎娶贵妾,否则便是不尊圣意。

她看到二人脸上,还未消散的眉飞色舞,便知晓适才乞丐围攻郁诗婷一事,已在相府广为流传。

凛冬刚过,初春午后还显寒意。

皇帝心中不满,却真是惜才,同意郁禾请求,却多了一个附加条件。

母亲下葬后,当朝皇后娘娘怜惜少时挚友女儿处境,将郁亦薇接进宫中抚养,待如亲生精心照料长大。